上海和平饭店和中国银行

  由于历史的原因,外滩的地皮楼房多为洋商所有。但中国官民的力量也努力打入。华洋间的竞争很激烈。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中国作为战胜国,于 1934 年收回了德国总汇旧址(沙逊大厦旁边),拆除后由中国银行取得建造权。
  国民党中国银行想炫耀一番,打算建造当时远东最高的三十四层银行大厦,并由当时上海第一流的营造商陶桂记承包。当设计和一切准备工作就绪,连荷重三十四层的地基都打好了,正待破土动工兴建时,沙逊出来蛮横的加以阻挠、叫嚷:这是英租界,在我的旁边造房子,高度不准超过大厦尖顶。租界工部局也沆瀣一气,胡说中国人都没有本领建造三十四层的大厦而拒发执照。于是国民党中国银行和跷脚沙逊打起官司来。当时,按照丧权辱国的《天津条约》规定,凡涉及英国籍民的诉讼,中国官府一概无权裁决。据说这桩“官司”一直打到伦敦,结果国民党中国银行败诉,当时以中国人的设计建造能力不足,会影响周围建筑的地基为由,被隔壁沙逊大厦的犹太主人 ──跛脚沙逊一脚踢去 18 层,硬是比 77 米 的沙逊大厦低 30 厘米 。

  上海和平饭店建于1929年,原名华懋饭店,属芝加哥学派哥特式建筑,楼高77米,共十二层。华懋饭店是由当时富甲一方的英籍犹太人爱利斯.维克多.沙逊建造的,外墙采用花岗岩石块砌成,由旋转厅门而入,大堂地面用乳白色意大利大理石铺成,顶端古铜镂花吊灯,豪华典雅,有“远东第一楼”的美誉。

  饭店落成以后,名噪上海,以豪华著称,主要接待金融界,商贸界和各国社会名流。如美国的马歇尔将军、司徒雷登校长,剧作家Noel Coward的名著《私人生活》就是在上海和平饭店写成的。三、四十年代,鲁迅、宋庆龄曾来饭店会见外国友人卓别林、萧伯纳等。

  解放后,饭店于1956年重新开业,起名上海和平饭店。近年来,上海和平饭店对客房、餐厅等进行了更新改造,焕然一新,而建筑风格仍保持了当年的面貌,使下榻于此的宾客仿佛置身于时间隧道,在现代与传统、新潮与复古的融合、交错中浮想万千。

 
30年代的上海和平饭店(北楼)
20年代的上海和平饭店(南楼)
北楼建造时的情景 1929年时的大厅北门 1929年大厅东门梯口
1929年时的饭店总台 1929年时的八楼会客厅
上海和平饭店与拉力克艺术
  上海和平饭店北楼始建于1926年,1929年建成营业,前身系华懋饭店(Cathay
Hotel),由英籍犹太人爱丽斯·维克多·沙逊( Ellice Victor Sasson)建造。沙逊大厦于1929年9月5日正式开张,大厦的四层至九层开设华懋饭店,华懋饭店的经营特点是以豪华饭店身份自居,无论是在建筑设计、还是装潢艺术,在当时都是无与伦比的。他那慑人心
魄的魅力,表现在他所营造的那种,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的、欧洲古典宫廷艺术的气韵。最令人叫绝的是在几个餐厅和会客室里镶嵌着若干块尺半见方的拉利克艺术玻璃饰品。有花鸟屏风,有飞鸽展翅,有鱼翔浅底,置身其中,恍然一个水晶世界。
  不仅如此,沙逊还将拉利克公司的专卖店请进了大楼,位于大楼西侧的商场区,不知勾留了多少收藏家的脚步。 
  关于拉利克艺术玻璃,现在的中国青年人或许感到生疏了,但对那些在上海生活了半个世纪以上的“老克拉”和“最后的小开”来说,那真是一个飘远了的、优美的梦。
  拉利克艺术玻璃是上世纪风行全球的,尤其陶醉了欧洲的一种珍贵的特种玻璃艺术品。它的创始人是法国人雷内·拉利克(Ren é Lalique)。    1925年是雷内玻璃艺术创作的顶峰期,这一年他的作品在巴黎举行的国际艺术品博览会上,赢得了轰动性的声誉。
  其最负盛名的制品,是一种在烧制过程中,溶入了锑和砷以及钴的,称之为Opalescent glass的玻璃艺术品。使用这种工艺烧出来的作品,含有特殊的色彩效果,有透明和磨砂两种。这类制品远看是乳白色,近看则是暗蓝色,迎着光看则呈鲜红色,犹如一团火,奇妙无比。
  雷内去世后,他的儿子和孙女继承事业,分别将其改良,出现了拉利克艺术品的第二、三代作品。现在欧洲市场上和上海迪生商厦里卖的拉利克艺术玻璃制品,都是第三代制品。要看第一代制品,只有通过拍卖市场,价格小则数百英镑,大则上万英镑。数年前,拉利克家属有人曾来饭店领略祖辈的风韵,声称饭店现有的拉利克制品能抵得上饭店一半资产,狮子开口,掷地有声,身价不菲,可见一斑。
和平之瑰宝----铝质唱片
  上海和平饭店的前身华懋饭店,是英籍犹太人沙逊不惜投以重金兴建的豪华饭店。1929年建成的饭店外墙用花岗岩石块砌成,金、字塔式绿色铜瓦楞皮的尖塔楼;旋转式厅门;宽敞的大厅和走廊;意大利大理石地面和立柱;古铜式老式灯具;装饰讲究的餐厅里的"拉力克"灯饰;独一无二的九国式特别套房;一切都是那么的至臻至美,华丽而古朴,享有"远东第一楼"的美誉。
  华懋饭店的"极品意识"还表现在,时不时地弄点"独家新闻式的小玩艺儿。 比如顾客要在饭店里举办生日、婚礼、纪念日等庆典,如在别家酒店,庆典一完即人走了事,而华懋饭店却可为顾客灌制一张小型的铝质唱片,以质留念。如今-亡海滩上还有这种小巧的铝质唱片的保存者,即民国第一任国务总理唐绍仪的侄孙唐无忌先生。那是一张他外公周今觉先生60大寿庆典的录音制品。1938年阴历9月18日是周先生60岁生日。即选在华懋饭店大餐厅举行庆典。那天宾客如云,孩子们更加兴奋异常。饭店里有为宾客灌制唱片的设备,就是现在也并不多见。然而在30年代,华懋饭店独此一家。
  那时的录制设备有限,未能把庆典的内容全部录下,只能在大楼底层的专室里一个人单独专录,而且一张唱片只能录4分钟,回去可在78转的手摇唱机上用竹制唱针播放,据唐无忌先生回忆,那录音房间就在现在的爵士酒吧人口的左边,小的就像街头电话亭一样。周今觉录了3张他在生日庆典上的讲话,题目为《立功、立德、立言》。他的三女儿周叔苹和七女儿周稚芙(唐无忌的母亲)各录制了一张,唱一支献给父亲的歌,讲几句祝福的话。这些唱片正面有华懋饭店的服务性英文解说,无非是"欢迎您来到饭店,我们将为提供优质服务"而已,后面即是正文。想到这些只有现代CD碟片大小的老唱片,牛个多世纪以来给一个家庭带来的愉快,而且历经浩劫如今仍留存于世,现已90岁的周稚芙老人不禁感慨万千。
   
   

1936 年 3 月,美国喜剧大师查理·卓别林偕《摩登时代》女主角宝莲·高黛入住 51 房间 ( 现为 568 房间 ) 。

英国剧作家卡活尔爵士 (Noel Coward) 最有名的一部戏剧《私人生活》 (<<Private lives>>) 在 314 房间写成。

九霄厅,饭店高级宴会厅,门饰为顶级拉利克艺术玻璃,餐厅内的外眺阳台是观赏外滩、黄浦江及浦东的最佳位置,曾多次接待国内外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
1964 年 1 月周恩来总理在九霄厅会见法国总理埃德加·富尔,几天以后中法宣布建立外交关系。
1998 年 6 月 30 日 上海市市长徐匡迪夫妇在九霄厅宴请美国总统克林顿及其夫人希拉里。
1965 年 1 月周恩来总理曾在 742 房间工作
日本前首相石桥湛三 1963 年 10 月曾入住 62 房间 ( 现为 678 房间 )
本楼 600--606 房间曾作为日本国驻上海总领事馆馆址
中国科学家华罗庚,曾入住 4403 房间。
中国科学家华罗庚,曾入住 703 房间。
美国记者、《西行漫记》作者爱德加·斯诺 1960 年途经上海时入住 73 房间 ( 现为 788 房间 ) ,而后去北京,毛泽东主席会见了他。

1960 年,英国伯纳特·蒙哥马利元帅来华访问,途经上海时入住 72 房间 ( 现为 778 房间 ) ,其在华期间毛泽东主席会见了他。
1987 年 10 月江泽民在 778 房间接受美国女记者采访。

美国世界拳王穆罕默德·阿里 1994 年 5 月携夫人来沪旅行,曾住 643 房间。

汇中厅是具有百年历史的高级宴会厅。
1909 年中、英、美、法等国在汇中厅召开了万国禁烟大会。
1911 年孙中山赴南京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途经上海出席全市各界在汇中厅举行的欢迎大会。

1927 年蒋介石、宋美龄在此宴会厅举行订婚典礼。

1956 年,苏联海军舰队访华,从东大门进入上海和平饭店。
1957 年印度海军舰队和 1998 年美国总统克林顿也从东大门进入。
1933 年 8 月中国作家鲁迅先生从这里步行上楼,会见英国马兰爵士。

和平厅,典型的巴洛克式宫廷建筑风格。
1971 年美国乒乓球代表团应邀访问中国,在上海期间入住上海和平饭店,并在和平厅举行了盛大欢迎宴会。
1988 年江泽民在和平厅举行盛宴,欢迎墨西哥总统路易斯·埃切维利亚。
1998 年 10 月海峡两岸关系协会会长汪道涵和台湾海峡交流基金会董事长辜振甫在和平厅举行“汪辜会谈”。
爵士吧,典型的英国乡村式酒吧,以老年爵士乐队的演出而闻名。澳大利亚、荷兰、葡萄牙、意大利、法国、希腊、巴基斯坦、哈萨克斯坦、芬兰、西班牙等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等中外来宾都曾莅临。
沙逊阁,系饭店建造者英籍犹太人爱丽斯·维克多·沙逊先生的私人套房,现为饭店高级宴会厅。
龙风厅电话亭,此处建筑为圆穹顶,采用了中国古建筑中的声波回音原理。   
 

 

和平简介 >>